郁可唯签约滚石 揭秘滚石“十二女色”(组图)

加盟店 2020-07-28 21:5375未知admin

  昨日下午,滚石唱片对外宣布,已完成与天娱传媒和郁可唯的签约工作,天娱作为经纪公司,滚石作为唱片公司,双方将整合资源联手打造郁可唯的演艺事业,并将于12月8日在北京举办签约记者会,为之前的种种猜想解开谜底。郁可唯也成为09“快女”中成功签约唱片公司并举办签约记者会的第一人。被称为“最会唱歌的快女”郁可唯加盟滚石唱片

  张艾嘉、齐豫、潘越云、陈淑桦、辛晓琪、林忆莲、苏慧伦、莫文蔚、刘若英、梁静茹等多位华语歌坛实力女唱将都成为郁可唯的同门师姐,下一站天后的美好构想已经全面展开。当年的滚石天后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现在最经典的回味,现在筱岚给大家细数滚石当家十二花旦。郁可唯正式签约滚石其唱功和可塑性被看重

  声明:华商网转载该稿件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华商网观点!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一色.芳菲不再梅艳芳

  “蔓珠莎华,旧日艳丽已尽放,蔓珠莎华,枯干发上,花不再香,但美丽心中一再想。”——《蔓珠莎华》

  1986年梅艳芳加入滚石的第一张国语专辑叫做《蔓珠莎华》,名字出自佛经“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曼殊沙华开在天界,长于夏日却在秋天结花,又名,彼岸花。

  阿梅在滚石的作品听得不多,因那时还是孩子,她并未陪伴我走过年少深刻的岁月,却仍执意要把她放在文章的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当得起每一个称谓:如花美眷,锦心绣口,金焦玉裂,百劫红颜……

  滚石用台湾特有的细腻和其特有的人文气息把曾是“坏女孩”的阿梅,变成温婉的“亲密爱人”。唱片封面上,阿梅有一低头的温柔,满眼幸福。在她所有的封面上,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阿梅幸福的演绎和她微沙的嗓音,唱起这歌来,甜而不腻,柔而不弱,再加上三拍亲和的节奏和小虫流畅的旋律,让《亲密爱人》成为阿梅最经典的歌曲之一。

  滚石看穿了梅艳芳的女子心境,也看到了她的落寞释然。于是阿梅笑着唱起:“欢喜伤悲老病生死说不上传奇,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不是我跟你”,林(林夕)罗(罗大佑)的词曲和花比傲的古筝竹笛,《似是故人来》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梅艳芳,哀而不怨,笑说苦痛。终于明白一句话,人可以不流泪,却又怎能抑制心伤。

  她的歌声,仿若千年酝酿的醇酒,百转千回红尘痴缠,诉尽女子千般心事却又滴滴剔透,冷眼旁观。

  永远记得2003演唱会的最后一幕,她身披白纱,缓缓走入舞台深处,然后,她转过脸来,眼光从肩头掠向远处,“正好回头,望一望”(《十二女色-芳菲不再》)。

  “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浩歌”,“儵而来兮忽而逝”,芳菲不再。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二色.人淡如菊万芳

  “我是万芳,我是一个左撇子……可是呢,我被规定要用右手。一个人的时候,我还是会偷偷的用左手,因为,它让我觉得,我是真正的在做一个我自己。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很想练习用回我的左手,而且我觉得,也可以开始练习用另一个自己,来面对你。”——《左手》

  万芳本名林万芳,总觉得这样叫她才贴切,才是心中那个淡淡的笑着说“把我伸出的手轻收回,还是留它给你做纪念,代替我多陪你一会,送你穿过对街”的女子。

  十分喜欢万芳。从1995年第一次听到她的《一切如新》,到2002年的《相爱的运气》,再到2004年《涩女郎》里面《新不了情》的复苏,这个有着厚厚嘴唇单线眼皮的歌者,已经陪伴我走过将近十年的岁月。

  万芳的声线并不完美,哑哑的,轻轻的,中音区摇摇曳曳的荡在半空,会让人担心那些飘摇直上的高音会戛然而止。可是,《新不了情》里面,她却稳稳地唱出了“爱你怎么能了”,而且,情感丰盈,全然不费力气。

  她是个成功且理智的歌者,永远站在她自己的位置,唱自己喜欢的歌。所以,那些她唱过的歌,别人再拿去唱,你便会觉得味道不够,或太过用力,总不如她演绎的妥帖。

  “淡极始知花更艳”,这话极衬万芳。她的歌大都是需要慢慢入味的,开始淡淡的,偶尔一两句让你随口哼唱,然而就只这一两句,便在你心中如涨潮般蔓延开来,不可收拾。就好像她《左手》专辑的封面,浅淡却深刻;就好像滚石那许多精选集子里面她的歌,入耳最晚,却入心最久;就好像小时家中栽的菊花,不十分美丽,味道也并不好闻,却因为那孤立的姿态让我久久回味。

  看过一篇文章,里面描述了未曾看过的万芳的演唱会。其间,一个男生跑到舞台前,想听她唱首歌,于是她清唱《爱,禁不起考验》:“爱情的开始求的是痴狂,爱情的结束却换满心愁怅。藏在我心中的那些美丽的欲望,不说不代表不想。爱情的开始满天是星光,爱情的结束只见街上荒凉。我默默走在一个人的路上,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男生跟着和着,然后就落下泪来。

  声音是日记,我们收集万芳的音乐,便是收集我们自己的岁月和人生。那首歌,是否也曾有人对那哭泣的男孩轻轻唱起?

  “她的音乐有一种稳定的氛围,或许缘自于歌词,或许缘自于她的诠释,但总能轻易说服人相信一些事,比如说,永远。”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三色.如花美眷陈淑桦

  “风到何处从不说,留下空白线索,看尽繁华的迷惑,只有我的身影最寂寞。”—— 《聪明糊涂心》

  记得陈淑桦1995年的R&B专辑《淑桦盛开forever》,内页上有一大段花的名称:“玫瑰柠檬蔷薇橘子菟丝风信子,茑萝紫鸢杜鹃黄蝉流苏三色堇”然后说,“开出一丛生生不息无穷的花,情歌如此灿烂,淑桦全盛开放。”背景是微澜碧波和碧蓝天空,长发飘飘的陈淑桦笑容灿烂,实是如花美眷。

  认识陈淑桦,源于她1994年的一张精选,《爱的进行式》。朋友说,好听,十分好听,看,都被人抢坏了。我看那盒带的封面,有些皱褶的绿色背景上,淑桦绽放美丽的笑容,典雅却亲切。真的要感谢我的那位朋友,让我认识这样一位美好的歌者。

  淑桦有天生的好嗓子,她并不是特别依赖技巧而演唱的歌手,声线天生的唯美,润且不亮,甜而不腻,闪烁金属光泽却不刺耳。

  理性和智慧让她诠释的每一首歌曲中,多了一份淑桦特有的冷静和温润。也就是这种第三人的透彻和体贴,让1989年的《跟你说,听你说》专辑大获成功,也让那首《梦醒时分》传遍街巷阡陌。

  而旧式母亲的教养,也让淑桦的性格里有潜行的拘谨和传统的韵味。古典流行的歌曲被她一唱,便都成了经典。柔肠百结的《情关》,温暖熨贴的《流光飞舞》,洒脱雅致的《笑红尘》,若没有淑桦剔透的声音,它们或许不会被传唱至今。

  小虫1996年制作的《生生世世》怀旧专辑,更是将淑桦的古典风韵全然展现,记不起清晰的画面,只记得一片绯红的内页,上面好似有淡淡雪花,短发的淑桦笑着哼起那些风花雪月,尤其《红楼梦》开始那段竹制漏刻的滴水声,让人回味悠长。

  淑桦离现在最近的一张专辑是1998年的《失乐园》。内页很别致,需用红绿立体眼镜来看,它问,我们是否找到爱情。《失乐园》里是我们从未接触过的淑桦,她的声音变得亮奢靡颓废,冰冷里哀伤满溢。

  还记得那时《当代歌坛》里陈淑桦微笑健身的样子,她说母亲,说宣传,还说什么,已淡忘……

  汤显祖的《牡丹亭惊梦》里,柳梦梅道:“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无论剧情如何旖旎缠绵,若单单看这一句,便只剩无限感慨。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四色.锦心绣口锦绣二重唱

  “为梦想牺牲,有时心灰意冷,情一阵雨一阵,很庆幸我们一起撑……也许我们好笨,于是比别人认真,相信只要转身,就把阴影踩在脚跟。”——《情比姐妹深》

  1993年,双子座女生于秀琴通过知名制作人杨明煌,认识了巨蟹座女生黄锦雯。

  1995年,于秀琴和黄锦雯签约滚石,由杨明煌制作第一张专辑。1995年3月16日,杨明煌车祸意外身亡。

  我无法想象,是怎样坚定的信念,让两个年轻的女生在那整整五年的时间里,去彷徨、去无措、去等待。是对音乐的热爱,对梦想的执着,还是彼此的支撑?

  大概是一起经过漫长的磨砺,所以从《情比姐妹深》到《明天也要做伴》,从《交换日记》到《河堤》,锦绣前三张专辑里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歌都是歌唱友情的。所以锦绣敢说,我们不单飞。也就是那句坚定的话,让我由衷地喜欢这两个并不漂亮,歌曲也没有太多花俏的女生。

  一直觉得,锦绣是继南方之后,台湾最好的演唱组合。深厚的感情让两人默契十足;而声音方面,锦绣二人也各有特色,相得益彰。学钢琴的锦雯嗓音清澈甜美,高音气声时颇像许茹芸,第一张EP《星期天不要见面》里的那句“我不是旋律,能不能DOREMI,我不是芭比,能不能变来变去。”像极王菲。秀琴音域比锦雯宽,声音踏实坚韧,尤其在《给我爱情》里面,秀琴的高音和爆发力让歌曲充满力度,果敢决断。

  1999年锦绣推出第二张专辑《我的SUPERLIFE》,二人告别悲情,转型快乐小女生。滚石也大手笔打出1歌1主打的旗号。《明天也要做伴》和满江的《裙角飞扬》同曲,却固执地喜欢锦绣的版本,姚若龙的词从来都是温暖窝心,笑着流泪总比哭着怀念要好得多。

  2000年的《温暖》是自己最喜欢的一张专辑,也是最有价值的一张,依旧延续锦绣的明媚健康,角色却渐渐成熟,且向第三人靠拢。同上张专辑的快乐相比,这张专辑更多的是慢板温情,听起来安心踏实。

  说起它的价值,除了两个女生都自弹自唱自己的原创以外,还有现在歌坛天王周董的第一支发表歌曲《月光》。背景是钢琴,然后有单簧管和弦乐加入,风格柔美典雅,至于曲调,很有周式慢板歌曲的风格。

  2000年年末和2001年锦绣推出《锦绣罗曼史》一、二,重唱80年代的经典老歌。李正帆、李欣芸和薛忠铭担任制作人。个人更喜欢李欣芸电子音乐的处理,和李正帆在《看那枫林小雨》里热带鼓点的加入。可喜的是,两张专辑里面的和声编写与和音都出自锦绣。

  写的时候在不断地想,锦绣,何时会出下一张专辑呢?大概,明年?或者,再等五年吗?

  无论何时,我都期待。毕竟这世界冷漠,还有锦绣让我们相信温暖。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五色.空谷幽兰齐豫

  “我在曲风上求色彩丰富,就像我在生活里力保弹性,避免僵化。在唱腔上求多变但准确,如同我与人的关系,不冷不热。而在词意上的力求有物,是应证我最深层严肃的本性。”——齐豫?《骆驼、飞鸟、鱼》

  想起齐豫,便一定想起许多年前张小燕哈林在《超级星期天》里面对她的称谓,“空谷幽兰”。齐豫天籁般的声音和低调的处事观都让她像空寂山谷深僻处的兰花,淡雅芬芳,让喜花者爱不释手。

  有一段时间,一定要听着齐豫的歌声才能睡着。人世浮躁,可当齐豫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的时候,你便觉得心安。这是齐豫的魔力。

  齐豫的声音是标准的吟唱,声线悠长而柔美,朴素且精致。好像一匹纱,轻薄似雾,伸出手却有最踏实的触感。歌曲一经齐豫演绎,便都成了一首首的诗,一支支春天的新芽,为心灵纳入清流。

  齐豫是典型的滚石式歌手,能写能唱能制作,谦虚亲和,人文理性。这些特质让齐豫在对音乐的把握上,有极高的精准度。套用张小燕的一句解释,“38.1度的歌曲,一定会让听者有38.1度的感觉”。所以齐豫才能在她和王新莲共同制作的专辑《回声》里,和潘越云一起,把三毛的半生,演绎得丝丝入扣。最喜欢的是李宗盛作曲的《七点钟》,那时李宗盛的曲并不若现在匠气十足,清新、流畅、动听。从略略害羞的“今生就是那么地开始的”,到强抑惊喜的“是我是我是我”,再到坚定无疑的“我的车站就在你的身旁”,与三毛的词配合得天衣无缝。而齐豫对每个字每个词的细致把握,也完美地给我们展现了一幅初恋的画卷。开始内敛的叙述里,仿若看到齐豫羞涩的笑容;焦急等待后的电话中,齐豫的三个“好”,声音急迫且乖巧;对自己犹疑的瞬间,齐豫嗓音有淡淡的忧伤;而结束的时候,齐豫果敢又略带跳断地表达出对爱情的坚定。词曲唱三者完美的结合让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从缥缈音乐里跳脱出来,羞涩地交叉十指站在你面前,喜欢且怜惜。

  1997年,齐豫推出专辑《骆驼、飞鸟、鱼》。在漫长的等待里,齐豫用时间慢慢堆积,这张酝酿九年录制三年的唱片,获得当年台湾金曲奖最佳专辑。这是一张近乎完美的高格调流行佳作,十二首风格迥异内涵统一的歌曲首首禁得起推敲。套用齐豫在《既然你问起》前面的话,每一首歌“都有画面,朋友说:听完它,像看了一场法国艺术电影”。

  尤其喜欢里面的《觉》,很少听到齐豫唱这样窝心的歌,许常德和郭子的作品被齐豫唱出,少了许茹芸小女人凄婉的味道,冷静无奈,却痛彻心扉。“兰茝幽而独芳”。齐豫用她精致的、饶有意味的词,通透的嗓音和精湛的演绎,将音乐“渲染成一场巨大的魔咒”(《叹息瓶》文案)。

  “我本来觉得我很会唱歌,我学声乐的,我怎么可能不会唱歌?不,在陈升面前你就是不会唱歌,因为他要的不是你的技巧,而是你的感情。”——刘若英?《少女小渔的美丽与哀愁》

  1998年,买了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那时,刘若英,还是个陌生的名字,我们不知道她是1994年的《少女小渔》,不知道她是1995年亚太最佳女主角,不知道她是《美丽在唱歌》里面的陈美丽,不知道她有着东京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头衔,更加不知道她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毕业,主修声乐副修钢琴,在此之前已经发行了三张唱片。

  封面上的奶茶短发黑衣,有忧伤惘然的眼神,好似歌坛青涩新人。打开内页,里面却满溢浓厚的色彩,红墙碧草广袤天空斜风细雨。奶茶多是侧脸,忧柔的弧线、坚忍落寞的表情,有钢琴进来,一个直直的女生响起:“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我一下就被抓住了。到现在我看到刘若英三个字,第一个反应还是98年那个倔强直率的声音,和让人窝心的《很爱很爱你》。

  滚石终于在第四张专辑的时候,挖掘出奶茶身上敏感纤弱却又坚韧倔强的个性,让影坛上硕果累累的她在歌坛上也渐渐立住脚跟。奶茶的嗓音有未打磨完成的粗糙,里面却含有脉脉深情,一句话一个字都好似出自肺腑饱含情致。

  理性的女子感性的唱腔,散文似的歌词和夹杂着淡淡忧伤的曲调,开始有人说这女子是一杯茶,清香淳朴回味悠长。

  接下来的《我等你》沿袭上一张的风格,依旧让这个小小的女子微笑着扛起无数委屈,和《很爱很爱你》同样翻自KIRORO的《后来》曲调流畅,施人诚的词淡雅忧伤,让这首歌泛着栀子花的芬芳,成为奶茶的经典。

  从2001年的《年华》到2002年的《Love andtheCity》,奶茶开始渐渐蜕变。《年华》里的造型让人惊艳,让我知道刘若英还可以这样美丽;《Love andtheCity》里,奶茶也终于抛掉哀伤,剪断头发说:“此刻的我,是幸福的。”

  大街小巷的唱“我想我会一直孤单”,一打开电视便是方小萍可爱的门牙,音像店外面是穿着黑色裙裾的奶茶的大幅海报,人们在听到KIRORO的原唱时竟然也会说,听,是翻唱刘若英的。

  在《很爱很爱你》里面,奶茶曾经写:“一个想要成功的人是应该一直往前看的,但是我却是一个不停回头望的人,我总以为在最初的地方,有一个最原来的我在那里。”我看时暗暗记住,以为她会一直呆在滚石,毕竟那里有她亲爱的良师益友,也有与她最和衬的人文气息。然而,她终于成功,在事业的高峰姹紫嫣红,于是,也不再只是回头,离开了滚石。

  对于奶茶加入维京唱片后的两张专辑言论颇多,口碑不若滚石那样好,但“如果她从来不怀疑,如果她深信她有自由意志去选择”(《十二女色?姹紫嫣红》),那又怎能说她的选择错误的?奶茶不也说过“你知道这里的天空是如此美丽,就让我自己做些决定”(《决定》)?

  虽然还是固执地喜欢滚石的那杯清新奶茶,虽然越来越少地听奶茶的新歌,但不论怎样都要谢谢她。谢谢她“丰富了我年少的空虚岁月”,谢谢她“让我在这么多年以后想起他,还感受得到那质朴无邪的温暖。”谢谢她,“让我在回忆的荒原中,竟保有了一片绚烂的花园”(《后来》)。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七色.在水一方潘越云

  “我的音乐里多少掺杂了一些既多愁善感,又有些温婉哀怨的小女人的味道在里面。

  我的歌如同愁波,给人温柔的冲动,又如同晨风,让人在几多无奈之下,对事态有了些许顿悟。”——潘越云

  提到潘越云,就不能不提琼瑶阿姨。小时候琼瑶剧热播,引进的第一部便是《几度夕阳红》。我是不被允许看那样的言情剧的,理由是要好好学习。所以一到黄金时间,我便趴在书桌上,听满世界刘雪华沙哑哑的嗓音和秦汉深情款款的念白,那些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到我的耳朵,混浊且嘈杂,让我陷入无限焦躁。可是,当那片尾曲响起的时候,我的心却会瞬间沉静下来,拼命打开耳朵,去听那首微微酸楚的《几度夕阳红》。阿潘醇厚的嗓音让年少的我竟生出许多诗意,常常会走到窗子前面,看着无边的黑暗和远处的灯火,听着这被放大了的在城市上空环绕的歌声,想着这声音是如何穿过大街小巷婉转曲折来到我身边,只是要,为我而唱。

  阿潘的声音是有韵致的,仿若红酒,绵厚悠长。一掀开盖子,那些人世红尘喜怒哀乐,便缓缓溢出流淌在空气里,轻轻一嗅,满腹醇香。让幼时的我——一个毛头小孩子——竟也一听便醉。

  阿潘的音域很平均,同为天籁的齐豫音域偏高,而蔡琴的又偏低,所以阿潘能表现的幅度便是最广的。从民谣到舞曲,从传统情歌到台语歌曲,阿潘均能轻松演绎。

  1980年阿潘加入滚石,直到1992年的离开,整整十二年。阿潘是滚石的里程碑,见证了滚石的辉煌;而滚石也缔造了一个传奇的阿潘,台湾第一个专辑销量九连冠的女歌手、第一个走出台湾去美国录音的歌手、第一个远赴非洲猎取MTV影像的歌手、首张台语专辑《情字这条路》被评为台湾开埠以来首张台语经典……

  滚石时代,阿潘的歌几乎首首经典。《天天天蓝》里遥远的感伤,《野百合也有春天》里倔强的执着,《最爱》里沧桑的痛楚,《心情》里古典的缠绵。她用她那张力不高,却能传达出极强张力情绪的嗓音,用她独特的哀而不伤的泣音,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又一幅美妙的画卷。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阿潘身上的光芒渐渐被岁月掩去,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站在岁月的对岸,看曾经的伊人,在水一方。

  但是,当夕阳再红,野百合开,桂花巷内,无言的歌声响起,不知情的孩子若细心聆听,还是会像我儿时那样,做起纯情青春梦。

  然后,永远地,记住这个声音的情人。潘越云。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八色.岸芷汀兰辛晓琪

  “苦痛伤痕,已不再我的胸中翻腾,一颗心比起从前更完整,终于又变成容易就快乐自信女人。”——《清晨》

  认识辛晓琪,当然是因为那一首跨越两个八度,痛不欲生的《领悟》。和朋友看电视,黯淡的画面里,一个女人哭泣着说:“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朋友当时就红了眼眶,说,真悲伤。然后她隔着眼泪,朦胧地看歌者的名字,念出来,辛晓琪。

  就这样,辛晓琪带着她美好的嗓音和悲伤的面容,走进我们的视线,跻身华语歌坛一线女歌手行列。

  辛晓琪高音区有齐豫的通畅,气声的运用却让她多了些婉转;中音区有潘越云的缠绵,嗓音的特质让她多了些清越;低音区有许景淳的醇厚,坚实的咬字又让她多了些许的冷静。再加上她声音里特有的苦涩,吸气吐字唇齿间的敏感落寞,微微带点神经质的疏离感,以及真假音变换自如的扎实演唱功底,辛晓琪完全可以跨越《领悟》带给她的这座“疗伤天后”的高峰,像她前面的齐豫、潘越云、陈淑桦一样,在不断的成长中建立自己风格。

  从1994年的《领悟》《味道》到1995年的《遗忘》,虽然还是多数以第一人的口吻讲述爱情的离开和怀念,但辛晓琪渐渐从悲情中走了出来,《风之彩》的博大让晓琪披上暖色;1996年的《爱上辛晓琪不只是我的错》里,辛晓琪开始不再执着,开始理直气壮地说“会爱上他又不是我的错,是你给我的寂寞惹的祸”;1997年的《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晓琪终于站在了第三人的位置:“爱力量有限,爱人们啊别忘了这点,永远不要那天流着眼泪说着抱歉,若是曾亲身体验,爱情与幸福之间它并无关连”(《每个爱情都危险》)。

  值得一提的是,前五张专辑里女性创作人的作品均是亮点,厉曼婷在《俩俩相忘》里的古典,张朵朵在《遗忘》里的洒脱,黄韵玲在《隐隐寂寞》里的另类优雅,还有陈晓娟在《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里面的那首无词歌《世界》,都堪称辛晓琪的经典,把辛晓琪嗓音的潜质发挥的淋漓尽致。

  1998年,辛晓琪带着快乐温暖的《每个女人》绽放出笑容,曲风跳脱中满含深情,情感也趋于温和。晓琪放弃对高音的追逐,运用了大量中低音和气声,不再追问也不再悔悟,只是淡淡忧伤地说“要不就这样算了吧就这样散了吧,至少你不会辜负了她”,虽然不如从前的苦情,这种缓缓的窝心却也会叫人泪湿眼眶。

  1999年的《怎么》,晓琪延续上张理性淡然的风格,其间点缀《发泄》的自我和《不一样》的轻佻,令专辑立体丰满。配乐方面大量弦乐的加入更令晓琪的声音温婉熨贴。值得一提的是,内页画面图套图的设计,很有意味,百看不厌。

  2000年,《谈请看爱》推出。一直觉得这应该做成一张概念专辑,因为整张专辑从词曲到演绎,从编配到封面内页,都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成熟和整体感。除了三首快歌之外,余下的八首均是弦乐背景,晓琪的声音也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从容和通透。这未必是辛晓琪最成功的一张专辑,却也可称得上是她最值得收藏的专辑之一。

  本以为辛晓琪会保持《谈情看爱》的淡雅,表现她优美声线和成熟韵致;又或继续带给我们不同的惊喜,如之前的《烟》和《溜滑梯》。可是满怀期待地等待的结果却是2001年的《永远》,不同有了,只是惊喜不再。韩剧盛行的年代,这张翻唱专辑意料之中的大卖。滚石随后再次推出日文翻唱专辑《恋人啊》,晓琪剪短头发,一身嫩橙,满世界的樱花。大概,也是卖得很好吧。

  这是始料未及的一步,好好的文艺的辛晓琪就翻唱起了芭乐歌,还一出两张,那前方的路途又在哪里?

  正当我们还在怀念那个长发飘飘,面容总带些寂寞的辛晓琪的时候,滚石2004年又推出新歌精选辑《我也会爱上别人的》。晓琪再次穿上红衣,在幽暗背景前落寞,唱起温柔情歌《当大雨过后》……

  这是一个尴尬的回转,我仿佛看到封面上晓琪的无奈。或许这尴尬来自身处的时代,又或许这尴尬是对自身的不确定,晓琪在口碑和销量之间徘徊来回,变换不定。“在岸边,不要下水,也不要上岸”(《十二女色?岸芷汀兰》),结果作不成岸上香芷,也变不成汀中幽兰。

  怀念那个曾经刺进我们心灵最敏感地方的声音,也等待这把好声音再次震撼我们最深处的灵魂。

  “我小的时候,没有愿望,我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女子。小的时候,只觉得说,要有一个很爱我的人,可以出去玩,家里不要管我管得那样紧,就好了。”——张艾嘉

  张艾嘉曾经说:“演戏对我来说,算是我的正业。”的确,从1973年的《龙虎金刚》至今,31年,张艾嘉在电影领域中光芒四射,从演员蜕变成导演,各种奖项从不曾远离身边;的确,在这样一个新人辈出风云变幻的歌坛,仿若“玩票”的四张专辑早随着十几年的岁月渐渐被人淡忘。但就是这样一个“业余”的歌者,竟有三张专辑被选入“台湾中文百佳”;也就是这样一个少产的歌者,用她温暖的声音给我们的年少岁月许多抚慰。

  张艾嘉的声音中有淡淡的鼻音,无论说话还是歌唱,给人暖暖的感觉,一听便会放松戒备,陷入她软软的声音里面,她那带有人文气息的思辩的歌词,会随着声音渐渐将你的思想你的心缓缓包裹。和同门的“天籁”齐豫潘越云陈淑桦相比,声音上的平淡竟也成了张艾嘉的优势:这是一种体贴的深入,听的时候大概也是会流泪的,却是因为懂得。

  在前三张专辑(《童年》、《忙与盲》、《你爱我吗》)里面,张艾嘉从青涩民谣唱到都市伤情,再凛冽的歌经她演绎,都有了种暖暖的淡然。听过且喜欢的大都是那些有着长长题目的歌曲,比如《她的心是一个巨大的修车场》,比如《那天我们谈了一夜的生活》,再比如《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顶》。尤其是《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顶》,孤单酸楚从张艾嘉单薄的高音里喷薄而出,令人动容。

  1992年,张艾嘉推出第四张专辑《爱的代价》,此时的张艾嘉已结婚产子,“爱”成为她生活的主题,也成为了她这张专辑的主题。《爱的代价》以一半口白一半歌唱的形式,将张艾嘉那极富表情的声音完美呈现。

  专辑以《最爱》作为开场曲,“红颜”、“一生”、“难免多情”、“最爱的是你”,意蕴统领整张专辑,张艾嘉的演绎比潘越云内敛,质朴的声音下满含深情。接下来是《一碗粥》的口白,大幕徐徐拉开,张艾嘉坐在舞台中央,只一束光,故事自“从前……”开始,将爱情百味一一道来,《一碗粥》的纯真、《暗处》的隐忍、《这样爱你对不对》的不安全、《因为寂寞》的无奈还有《我的朋友》的同志之爱,张艾嘉宽厚地、深情地唱着,因为她说:“说到爱,应该说是说到每一种爱,都是很难解释的,都是没有对与错的。”(《爱》)

  专辑最后以她给儿子奥斯卡的《心甘情愿》落幕,在这首歌里,张艾嘉将她声线中特有的母性温柔发挥到极至。一曲唱罢,无限柔情,仿佛身上有母亲悄悄披来的一件御寒衣服。

  张艾嘉曾经说:“当我们常常活在别人的眼光中,或者人家的舆论中,任何一个凡人都很难脱离掉人家对你的想法。可是,到最终的时候,我们其实还是为自己而活。我们如果能尽力而活得最好,做到自己给予别人或者给予自己最好的成绩,我觉得,这个就是完美。”

  家庭美满、热衷公益、乐观健康、才华横溢,她的智慧让她成为华语影坛一抹最温柔的色彩,她的卓识让刘若英和李心洁在影坛平步青云,如此成绩,不知道她是否觉得自己是个完美女人。

  “蓝田日暖玉生烟”,张艾嘉仿若一块纹理细腻、温润如水的蓝田暖玉,用她的歌声和影像滋润着我们的心灵。滚石之十二女色之第十色.荔带女萝林忆莲

  “你好,我是林忆莲,我是一个歌手,音乐是我生命最大的一部分。除了音乐以外,我希望得到爱情。”——林忆莲

  屈原的《九歌?山鬼》中说:“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黄碧云也在《十二女色?荔带女萝》开头写到,“可以想像带女是这么温柔的一个人,从不高声说话,双目低垂……”。如此温柔妖娆,我一下就想到了林忆莲。

  很早很早就听过林忆莲的名字,伴着大街小巷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和一个女子迷乱的眼神,那时还小,觉得一个女人怎可以这样,声音风尘表情媚惑。直到大一点,有次同学带来上好的SONY随身听(在那个时代算是最好的,有新奇的遥控和小巧的外观),我们都宝贝一样争着听。轮到我的时候,一按PLAY键,一个女声绵延而来,“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候流眼泪……”,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震撼,大概是因那时听的音乐太少,或是我还没有一台可以如此清晰细腻表现声线的随身听,无论怎样,我当场被林忆莲的声线镇住,呆呆听完。听罢我说声音太好了,根本就是绵里藏针。同学不屑地说,很多歌手都是这样的。

  可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他所谓的“很多歌手”,能给我像林忆莲唱腔那样的感觉,有着透彻的绵软和缱绻的清丽,难道是因为我一直没有一台发烧级的音响设备?

  林忆莲1986年踏入歌坛,先后签约索尼华纳滚石百代。近二十年,从开始的舞曲女王,到中期的成熟内敛,再到后期的温馨开朗,林忆莲忠实地遵循着自己的情感,用声音记述着自己的生命,一次次地跨越事业的颠峰。

  滚石时期的林忆莲,收敛狂野、退去铅华、温婉可人,是很多人(包括我)最喜欢的一个阶段。

  小时很迷张爱玲,看到《红玫瑰白玫瑰》的电影十分激动,关锦鹏的细腻让小说重现,而当主题曲《玫瑰香》响起,我几乎要跳起来。这歌比那影像不知还要贴切多少倍!林忆莲的声音婉转着老上海的靡丽和凄迷,仿佛是烙在张爱玲的故事里。

  之后思辩的《伤痕》,迷乱的《夜太黑》,感慨的《理由》都让我们在林忆莲的声音里如痴如醉。林忆莲仿若一块甜软的双糯玫瑰糕,带着糯米的细致和玫瑰的芬芳,在唇齿之间缠绕回旋,叫人欲罢不能。那时常常会在学习的时候放林忆莲的歌,然后一晚上只看一页书,睡觉的时候还傻傻的满口余香。

  林李的爱情也让我们仿若在看成人童话,偏私地祝福着,全然不似“双琪夺面”时的刻薄。

  从最初的《不必在乎我是谁》,到最后的《铿锵玫瑰》,林忆莲“开始越来越觉得自己随自己的性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这个控制,知道生命在自己的掌握里面”(林忆莲语)。滚石给了林忆莲最大的音乐自由度,给了林忆莲台湾和内地大片的国语市场,也给了林忆莲近十年的爱情和一个可爱的女儿。

  加入维京百代之后,林忆莲的音乐变得开朗淡然温和,也开始尝试更多的音乐类型,盛放的忆莲芬芳氤氲,再次光华流转。

  可是我却固执地喜欢着滚石时期的林忆莲。这大概是自私的,也是无理的,而这执着的原因,也只是因为林忆莲那时的声音,曾在我敏感脆弱的年岁里,划下深刻的痕迹。

  PS:一直以为林李会爱情圆满,可二人却在2004年分手,想起最初的《当爱已成往事》,大概老天冥冥之中都是有安排的……

  记得林忆莲说:“这个世界上每一件事情,都不可能有一个完美,也是因为没有完美……所以人生才会变得精彩,然后在这个追求完美的过程里面,你学到了东西。”

  “无所谓我赌一赌,无所谓我愿意输……无所谓我无所求,无所谓我还是我。”——《Fear》

  “要么爱,要么杀。要么所有,要么一无所有”,“我行我素。我是我。金焦说”,《金焦玉裂》里的金焦,同杨乃文有着同样的凛冽。

  听的第一支杨乃文的歌是《证据》,而且是在范晓萱的《绝世名伶》的演唱会VCD上,范晓萱说要唱一首她个人很喜爱的一首歌,杨乃文的《证据》,然后就唱了起来。暗蓝的画面,范晓萱沙沙地唱:“我要飞走,我要自由,我要用最温柔的复仇,让你一无所有,让你在说我的时候,很有理却会心痛。”看的时候想,双鱼座有这样的歹毒吗?然后看完后跑出去买了杨乃文的《应该》。之后的那一个月,我就在杨乃文凛冽倔强又缥缈神经质的声音里度过,虽然我一直不知道她究竟是双鱼还是天蝎。

  杨乃文出生在台湾台北,自幼对乐器便极有兴趣,先后学习钢琴、三弦、琵琶、长笛。小学五年级随家人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大学主修生物及遗传学,1996年毕业,同年推出专辑《One》,两年后推出《Silence》,获得该年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奖,2001年的《应该》夹杂温暖,2004年推出精选辑《我相信有人会带我到那个地方去,不过那将是明天的事》。

  新的精选辑里有收录和辛晓琪《爱上他不只是我的错》同曲的《爱上你只是我的错》,突然发现杨乃文声音中的冷冽同辛晓琪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更加自我,多了些冷静。

  六年三张专辑,若放在国外,是正常,若放在台湾,该是异类。尤其是金曲奖之后,杨乃文竟然隔了三年,才打磨出《应该》,便更是异类中的异类了。

  可是,我们却不停地迷恋,迷恋她温柔和暴烈的并存。她美丽的外表、充满爆发力的声音,游离主流边缘的音乐和言之有物的歌词,交织成迷离绮丽的网,让我们深陷其中。

  她对音乐上的执着和自我,更是国语乐坛中少有的,也是我们所期待的所喜欢的。

  深夜,无眠,人造灯光的冰冷让一切原形毕露,只有音箱里传来的杨乃文的声音。真实,勇敢,不妥协,特例独行。我静静聆听。

  P?S:用这段文字来纪念我那个曾经飞扬的冬天。我的自行车,我的围巾,吹在脸上的微微的风,和我的亲爱的爱人。

  “我花了10年时间才让人们接受我。这10年间,也许我可以走捷径,但我不感兴趣。我想要是重走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同一条路。”——莫文蔚

  空旷,安静,寂寞。午夜前的十分钟,听起莫文蔚在滚石最后的一张国语专辑《十二楼》,微沙质感的声音从音箱里一丝一丝渗透出来,充满整个房间。淡漠、慵懒,她是否喝了酒?倚在十二楼阳台的躺椅上,低吟浅唱。转身打开内页,却看到一身亮银的她在深红色的背景前开怀,笑容漾开,一切忧伤荡涤得干净。

  突然间就迷茫,她是她吗?时钟打到十二点,这究竟是今天最后的时刻,还是明天新的开始?一切都在莫文蔚如呓语般的声线里隐淡,退却,似是而非。

  是否这世界上有两个同样的人,一个敏感多情而一个开朗大方?一个在《爱情》里为爱百转千回白衣长发,另一个在《食神》里手拿沾了血的菜刀高唱“情与义,值千金”;

  一个在《心动》里深深隐埋自己感情寞落终生,另一个却在演唱会上大声高唱《爱我的人请举手》末了爽到躺在台上;一个说我很传统,另一个在专辑封面上全身裸露眼神凛冽;一个家世优越,从小学习钢琴古筝单簧管、跳中国舞爵士舞,十岁的时候到意大利读书,大学本科在伦敦大学毕业,而另一个1993年加入歌坛,在安逸生活的香港人面前高唱《我有病》,结果只卖出5000张,被发配台湾。

  看着我的迷惑,我想莫文蔚一定会咧开嘴,露出招牌式的微笑,说那都是我,“舞台上的我追求极至,现实生活中的我,其实传统保守”。

  从1996年加入滚石的的第一张专辑《全身》开始,莫文蔚开始和不同的音乐人合作,滚石的包容渐渐让她发掘出自己身上无限的潜质。张洪量的委婉,李宗盛的思辩,陈绮贞的自我和伍佰的特例独行,都让莫文蔚好歌不断。

  《广岛之恋》的不堪回首,《阴天》的咀嚼回味,《不要爱我》里透彻的伤痛以及《一朵金花》的精彩尝试,莫文蔚一次又一次突破,成功。可她的音乐坚持,却总让她有些歌红人不红的寂寞。

  直到2000年的《盛夏的果实》,莫文蔚的声音才遍布大街小巷。这大概是新世纪人们审美方式的转变,又大概是歌曲的商业价值,抑或,是“天将降大任”之中冥冥的安排?

  记得有媒体评价莫文蔚,“百变妖姬”,看着这个词,突然就想到了梅艳芳。二人均是天生艺人,百变形象;容貌均非传统美丽,却光华耀人;声线均不甚完美,却演绎出一首首旁人不能替代的经典。只是,一个早已芳菲不再,一个却经历十年磨砺,百劫而红颜。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好项目加盟网_招商、加盟、连锁、代理项目的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QQ: 邮箱地址: